麦肯锡:数字化“采购大篷车”的下一站(2017年服装行业调研报告)

  • 分享
  • 2017-10-16
  • 作者:麦肯锡
  • 浏览:145
核心提示:2011年开始,麦肯锡每年开展两次服装行业首席采购官(CPO)调研并发布报告,以期梳理服装采购领域的重要发展趋势。此次调研采访了全球63位首席采购官,他们分别来自垂直服装零售商、混合批发商、运动服饰公司等各类采购组织,共计管理着超过1370亿美元的采购资金。本报告以服装行业的数字化相关问题为焦点,结合受访高管对行业的未来预期,以及麦肯锡对客户项目的解读和经验,从四个方面展开分析:宏观角度下的服装采购现状转向低成本国家的采购趋势数字化对服装采购的影响服装采购的未来

2011年开始,麦肯锡每年开展两次服装行业首席采购官(CPO)调研并发布报告,以期梳理服装采购领域的重要发展趋势。此次调研采访了全球63位首席采购官,他们分别来自垂直服装零售商、混合批发商、运动服饰公司等各类采购组织,共计管理着超过1370亿美元的采购资金。本报告以服装行业的数字化相关问题为焦点,结合受访高管对行业的未来预期,以及麦肯锡对客户项目的解读和经验,从四个方面展开分析:

  • 宏观角度下的服装采购现状

  • 转向低成本国家的采购趋势

  • 数字化对服装采购的影响

  • 服装采购的未来

麦肯锡将以分期连载的形式介绍报告的基本内容,本期推送将探讨宏观角度下的服装采购现状,以及转向低成本国家的采购趋势。智七联盟提示:麦肯锡公司作为全球最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之一,其调研报告很具有参考性,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服装采购领域的重要发展趋势

服装采购现状:宏观不确定性的影响

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当业内高管对时尚行业进行描述的时候,“不确定”、“富有挑战”和“充满变化”是最常见的三个关键词。受访高管认为,短期内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如何应对高波动性、不确定性以及全球经济形势的转变;其它一些挑战还包括如何维持销售和盈利增长、以及应对来自线上和纯电商企业的激烈竞争。

高波动性在许多方面均有体现,以汇率为例:美元汇率在2016年年末反弹之后,又于2017年上半年大幅下滑;人民币汇率跌至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英镑曾是世界上最稳定的货币之一,如今也贬值至32年来的最低点。

此外,原材料价格也不断波动,油价大幅下跌,利率处于历史低位。而在政局动荡的叠加影响之下,很多国家的经济增长基础都很脆弱。 同时,服装企业还必须应对快速变化的消费者偏好。这首先体现为线上服装销售额的迅速增长:据Euromonitor统计,2016年线上服装销售额占行业总销售额超过14%(2010年仅为5%)。另外,据麦肯锡2017中国数字消费者研究统计,中国服饰电商渗透率由2016年的26% 上升到2017年的31%。线上消费的选择更广、比价更直观,让如今的消费者变得愈加精明挑剔。新兴的快时尚电商品牌正是瞄准了这一点攻城掠地,让行业竞争日趋激烈。

此外,许多服装企业也面临着供给侧的成本压力。调研显示,69%的美国受访者和61%的欧洲受访者预计明年的采购成本将有所上升(不过,去年服装采购来源国对市场份额的竞争在某种程度上遏制了价格的上涨)。

受访者预计,未来一年内影响采购成本的主要因素包括汇率和原材料成本。尽管主要采购市场的最低工资持续上涨,但劳动力成本的影响反而有所下降——2017年调研得出的影响力约为3.0(见图1),低于2015年的3.5。我们认为这背后存在着三个原因:部分采购市场产能过剩、采购量向低成本国家转移,以及近年来业界对总体拥有成本愈发重视。

我们也询问了这些采购高管在未来一年内计划利用哪些杠杆调整公司的采购政策、应对宏观环境的挑战。调查发现,近年来服装行业的热点趋势——转向低成本国家采购,是采购高管优先考虑的手段之一(见图2)。不过,端对端流程效率仍被视为企业最重要的杠杆,41%的受访者将其列为首要机会;与其密切相关的供应链灵活性则被视为采购高管的第二大优先项。许多企业正在经历的利润率萎缩, 让采购高管们寝食难安。同时,在市场竞争加剧、产品面市速度加快的情况下,供应商协作和开发以及与服装企业之间的跨职能合作也成为这些高管的关注焦点。
服装采购应对应宏观经济趋势和需求转变的主要杠杆

寻找“采购大篷车的下一站”

过去几十年中,服装采购方应对利润率萎缩和价格上涨的默认方法是转向成本更低的国家开展采购,这些国家被生动地形容为“采购大篷车的下一站”。但此次调研显示,某些传统的低成本采购来源国的吸引力正在丧失,国际采购高管更加青睐新兴的低成本市场,特别是缅甸和埃塞俄比亚。

中国作为低成本采购国是否已辉煌不再?

迄今为止,中国(包括香港)仍是全球最大的成衣出口国。据世贸组织统计,中国2016年的成衣出口额为1770亿美元,而位列第二和第三的孟加拉国和越南只有280亿美元和250亿美元。但中国从2014年(当年出口额高达2070亿美元)至今,采购额年同比下降8%,目前出口额已低于2012年的水平,而孟加拉国和越南却在同期快速增长,不过增长率在2014年后有所放缓。

此次调研证实,中国的服装出口份额可能继续下滑。62%的受访者表示,从现在到2025年间,他们的企业在中国的采购份额预计将不断减少(见图3)。不过,目前这种缩减势头已稍有放缓:2015年的CPO调研中,74%的受访者预计对中国的采购额将有所下降。
2017年服装采购份额变化

虽然中国作为服装采购来源国的黄金时代也许已经过去,但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仍将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这还没有考虑到本土消费的急剧上升:麦肯锡的FashionScope研究预测,2025年中国服装零售总额将比2016年高出1.6倍,规模远超美国市场。此外,由于人口老龄化和人们对体面工作的向往,中国服装业的劳动力供应也将继续面临压力。

以下几个理由表明中国在服装采购方面仍将发挥关键作用。首先,孟加拉国、越南、印度这三大服装出口国的出口额仍远远落后于中国(2016年三国出口额总计仅相当于中国的71%)。此外,“一带一路”倡议开启了价值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为中国服装制造商提供了新的机遇,例如新建的铁路将大大缩短到欧洲的运输时间,而且这一倡议也有助于中国进入不断增长的非洲消费市场。

其次,中国服装制造商对越南和埃塞俄比亚等国的投资力度逐渐提升,这些企业可借此扩大生产规模、服务国际市场,从而提升中国在全球服装采购市场的作用。

最后,中国服装业正在率先应用数字化和自动化提升生产效率。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要使中国制造向智能化的方向发展,必须依靠互联网、依靠云计算、依靠大数据。”“中国制造2025”国家计划的一大重点就在于制造自动化,因此也将进一步助力服装行业的效率提升。

埃塞俄比亚的崛起

我们也邀请受访高管预测哪些国家将成为未来五年全球前三大采购热点国,这个问题在2015年的调研中也问过,但时隔两年,答案已出现了明显差异。孟加拉国如今仍是第一大热点国,受到近半数受访者的青睐,这一结果与2015年类似(见图4);但跃居第二位的是埃塞俄比亚,超过了亚洲热点国缅甸和越南。无论大小企业都将埃塞俄比亚视为热点市场,年采购额超过10亿美元的大企业尤其乐观——许多企业已承诺将在埃塞俄比亚合作建设可持续的服装行业,从而避免曾在其他低成本国家制衣行业犯过的错误。
服装采购未来五年中排名前三的国家

诚然,埃塞俄比亚服装出口的绝对体量仍然很小(据世贸组织统计,该国2015年度服装出口额只有7800万美元),但埃塞政府已提出了极有雄心的愿景,并制定了许多扶持政策。埃塞最新的旗舰项目是占地100公顷的Hawassa工业园区,一期园区将于2017年开放,目前已进驻了一些全球顶尖服装品牌的供应商。园区的目标是到2018年底实现出口额10亿美元,并雇用6万名员工。园区大部分投资来自中国。从全国来看,埃塞俄比亚在2016-2017财年的前六个月共吸收了12亿美元的外国投资,大部分来自中国企业。

不过,虽然埃塞俄比亚强势崛起,但缅甸和越南仍然大有希望。绝大多数受访者都认为从现在至2025年,这两个国家的采购额也将迎来增长。孟加拉国也在调研中名列前茅,虽然在大企业看来已优势不再,但中小企业仍然将其视为第一大采购热点国。 就近采购成为焦点 低成本国家仍是全球服装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此同时,就近采购也日益成为焦点,54%的受访高管认为就近采购的重要性越来越高(见图5)。
2025年服装采购调查表

但无论如何,企业对就近采购的兴趣终究不如对越南、缅甸和埃塞俄比亚等低成本国家的关注度。整体看来,受访企业在低成本国家的采购量提升幅度将高于在就近采购市场的提升幅度。 价格之外,另有乾坤:敏捷采购的四大成功要素 未来的服装采购组织仅仅依靠成本价格已经无法取胜,还需要注重速度与敏捷性的提升。服装采购组织若想成功转型,必须优化如下四项要素:

  1. 端对端流程效率。企业需设计其采购主干流程,以提升敏捷性而不是产能。还需根据货币和原材料价格波动来优化和调整采购数量。而且企业需要开发价值型产品,以减少对高成本和强势货币市场的依赖。

  2. 供应商协作。企业需改变交易型供应商管理模式,转而与供应商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就要求服装企业建立专业的供应商评估和开发流程,并向战略供应商投资。

企业还需详细了解应付成本并进行结构性谈判,同时锁定关键面料和材料的长期价格。

  1. 国家选择。企业需从战略角度出发选择采购来源国(也即综合考虑成本、产能、速度、质量和合规性之间的平衡),还需准备实施双重采购策略,并利用数据分析来支持决策。此外还要对采购足迹进行设计,尽量减少诸如政局动荡和合规性等外部事件的风险。

  2. 法律法规和风险控制。企业需要更善于利用金融对冲工具来保护自身免受货币变动的不利影响。还需制定明确的准则和程序,主动管理社会和环境合规问题,加大跟踪和追踪力度,提升从生产到销售终端的透明度。

传统的利润率管理模式始终侧重于将采购量转向下一个采购国,但如今这一模式已不再有效。服装采购组织应围绕上述四个成功要素实施更为全面的改进,从而实现快速反应、迅速改变——这项能力在今日显得尤为关键,随着行业创新的加速,反应不够及时的服装企业将被远远抛下。

数字化则是一项需要单独讨论的因素。我们认为,不应将数字化视为第五项成功要素,它是一个核心赋能因素,能够助力企业绩效大幅提升、向以客户为中心的运营模式转变、打造全球服装供应链目前缺乏的透明度。不过,也不宜将数字化视为服装行业的“银子弹”,采购数字化必须与优化四项成功要素的行为相互配合才能取得效力——只有将其视为提升四大要素的杠杆,数字化才有望释放巨大的行业价值。正如麦肯锡2016年服装采购圆桌会议的一位与会者所言:“数字化将提供下一片采购空间”。我们将在下一期推送中讨论数字化对服装采购的重要影响以及服装采购的未来。具体内容,敬请期待。

作者:

Achim Berg是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也是公司全球服装、时尚与奢侈品管理咨询业务的领导人,常驻法兰克福分公司。

Saskia Hedrich是麦肯锡资深知识专家,也是公司全球服装、时装与奢侈品咨询业务的领导人,常驻慕尼黑分公司。

Tim Lange是麦肯锡全球副董事合伙人,也是公司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服装、时装与奢侈品咨询业务下负责供应链咨询的领导人,常驻科隆分公司。

Karl-Hendrik Magnus是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也是公司全球服装、时装与奢侈品咨询业务下负责运营咨询的领导人,常驻法兰克福分公司。

Ben Mathews是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也是公司美国采购与供应链管理咨询业务的领导人,常驻克利夫兰分公司。

Daniel Zipser是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也是公司全球服装、时尚与奢侈品咨询业务的领导人,常驻上海分公司。

Bess Teng是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也是公司全球服装、时尚与奢侈品咨询业务的领导人,常驻上海分公司。

Lan Luan是麦肯锡全球副董事合伙人,也是公司全球服装、时尚与奢侈品咨询业务的领导人,常驻上海分公司。

分享: